奉孝之心

杂食,什么都会放一点。
最近在填基三同人坑:花羊/策藏为主~唐毒/苍歌等看心情,会写毒随便和一些脑洞cp(咦)
啥都不会爬墙光速
WBid:青青子衿奉孝之心

© 奉孝之心
Powered by LOFTER

【花羊】续断(12)

不空关卡(二)


“云参军这么说真叫我百口莫辩。不过……”江语寒在瞩目中笑容不减,话锋一转却道,“你忘了,沐道长也在?你信不过我,莫非还信不过沐道长?”

沐辰风听他点到自己,只得无声地叹息,缓缓站起。

江语寒充其量就是能戳下尸人的本事,沐辰风在自然有与魔尊抗衡的实力,议事厅众人又都看向云瑾。

“这……”云瑾被问得语塞,求救地望向曹煜,“统领,你怎么说?”

“行了。”曹煜眉头一蹙,朝云瑾摇头:“日后再容我细问。”

“不行!谁知他逃过这次,会不会抵赖。”云瑾情急之下丝毫不领曹煜的情,点着站到沐辰风身后的江语寒道,“他在我驻守的激流坞住着,要有问题,难不成要...

【花羊】续断(11)

 不空关卡(一)


竹屋选址考究,既有水又有木,周围古树围绕灌木也多,天才亮,鸟儿便围拢着鸣曲、扰人清梦。

箫声似乎响了一夜,沐辰风忆起过往种种心绪不宁、睡得不稳,睁眼便见从窗缝里漏进晨光,继而嗅着清新的晨露味道,安享难得的、远离阵营纷争的秋晨。

天光大亮的时候鸟叫声不复,宋修然那活泼的声音拔高了在院中嚷嚷开。

“江语寒,你借我看看能死?!”宋修然插着腰站在院子里,一脸的没好气。

“不给,我借给你,你一准拆了烧了,我这独一个可就没了。”江语寒坐在竹椅上悠闲地喝茶,长发松松地扎着,衣裳也穿得松而随意,手里攥了个香囊,还将线绕了几圈在食指上以防宋修然来抢。

“江...

【花羊】续断(10)

苍山之劫(三)

唯恐恶人谷追兵再至,江语寒拉着沐辰风又勉为其难捎上丐帮先转移。

沐辰风伤势未愈又竭力战了几回,等两人离开石林、躲过恶人的几处岗哨辗转到莲花峰,他已浑身湿冷到面无血色。

好在雨停的时候天也渐亮,莲花峰悬崖上被巨石挡着的的凹陷处成了绝佳的躲藏地,恶人谷的追兵被路线绕晕,再由丐帮的鹰隼调虎离山,终于追丢了人、不再出现。

江语寒看看天色,估摸着火光不再惹眼,便生了火推着沐辰风去取暖,低头研究起方才被拖了一路的丐帮。

丐帮看似满身血污、半死不活,翻转过来后倒还有呼吸,擦一擦,便显出一张蒙了半边眼却仍豪气干云的棱角脸。

江语寒嗅到他身上的酒臭,又将他身上的经脉探过一遍,过了很久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9)

苍山之劫(二)

纸包摸着油润微湿,沐辰风化手为拳、撑一把额头,身上盖着的衣袍滑落,他低头瞥见自己破碎的道袍与沾染的血渍,终于又清醒了些。

天光略暗,洞外似乎淅淅沥沥下起了雨,山洞不大,仅有他躺下的地方有岩石作枕,看着安全可靠,却不知外头是什么模样、自己身处何处。但救援迟迟不到,至少说明恶人势力正大、且局势处于拉锯,江语寒与他本未走远,恶人包围一上来,他们便被困住。

沐辰风寻着自己的剑握上,一使力,那素日用惯了的三尺青峰却脱手坠地。

他怔怔地看了半晌,终是闷声一叹。

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困境,但他重伤虚弱,尚未调息复原,离拿着剑破出重围还早。

沐辰风尚在沉吟,洞口一阵悉索,抬头一看,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8)

苍山劫(一)

碍于南诏的烽火才熄,大唐尚在劫后修生养息,浩气与恶人在苍山暗中较劲,一个才拿下瞿塘、一个内里混乱,谁都不想大动干戈。

照往,阵营开战多数因行事作风大相径庭所致,浩气想扭送朝廷的要犯,恶人抢一步杀了;恶人要屠戮尸变的毒人,浩气拦下医治、期望好转等等。

只因为一个小小的蝴蝶泉下池先后动了手,此等小打小闹不足为惧,故而浩气低估了苍山的形势,最初的交火连曹煜都没有露脸。

沐辰风得令前去救援,带着瞿塘峡的精锐踏足苍山、只准备速战速决,不料大理山城与千岩关的战火借此烧过了洱海,蝴蝶泉边的几处营地皆断壁残垣、已然成了混战之所。

有少年踩着高处峭壁上的巨石,衣着深色辨不出敌我,居高邪笑...

【花羊】续断07

迷津渡(三)


“封印?”宋修然停了一时还没转过弯,抓了抓后脑茫然地看了眼江语寒。

站在边上的万花眉头一皱,又将沐辰风扯过来面朝自己,问道:“辰风,你是说,你入定是不自觉的么?”

“是。”沐辰风淡淡回他。

“哎呀!沐师兄,你是说你额头上灵虚子的封印没了?!这……这可不得了!”宋修然终于明白过来,一拍脑门愣是急出了汗,“洛阳的阵惊动了不少人,朝廷下令要处理大唐境内的聚灵球,灵虚子此刻应是不在纯阳宫,这哪里可以给你补一补?师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无大碍,我不过是受了厉魂的蛊惑。”沐辰风被江语寒攥着盯着,只得坦白道,“我似乎见到了师父、一时迷惑罢了。”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6)

迷津渡(二)


“傀儡?你是说那种彻底没有心智、被咒术操纵的玩意儿?”江语寒愣神的当儿,那水下复伸过来只“手”,他本能一躲一缩,那支仅有的开叉毛笔便给对方拍飞、远远抛了出去。

沐辰风在他尚惊诧懊恼时动手,符纸抹过剑尖、寒光腾起紫晕,挥出纵横捭阖的剑法,剑气所至将爬上船舷的尸人尽数斩杀。

来犯者落回水里后再无动静,江语寒松了口气:“辰风,你也不早点醒来,早知道他们被人控着,也不至于我打这么久。”

“你打了多久?”沐辰风回头看他。

“起雾开始。”江语寒看了看开始消散的雾气,估摸着时间道,“算是有一两个时辰。”

不过区区一个多时辰,他便已将过往梦了个遍,偏偏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5)

迷津渡(一)

出迷津渡口若顺流,过了三江口便能开阔起来、而后直达瞿塘峡,只可惜迷津渡之所以叫迷津渡,十有八九的船只会在这里迷路。

失了船工,船载着两人在江上打起转。不多时江面起雾,江畔的峭壁渐渐朦胧,船顺水飘了会儿,一头扎进弥漫的浓雾里。

云雾簇拥,遮蔽日光,昏暗不似白昼。

江语寒拥着昏睡的沐辰风依然坐在舱内不动,不关心船会飘到哪儿,却是一反常态阖眸仔细听着什么,包括沐辰风那有些紊乱的呼吸声,一下一下都听得真真切切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岸上飘来几声笛音,浓雾后似有人影攒动,起初呜呜咽咽,而后一声凄厉的嚎叫在山间雾里回荡,闻之使人毛骨悚然。

“难怪要说立秋。”江语寒略带不悦地皱眉,扫一眼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4)

 卧龙风烟(三)


杨伊然双足给锁了动弹不得,骇然之下几乎忘了自己还扣着琴弦、能躲能打。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似有石子飞起、不偏不倚擦过他的剑锋,剑尖一偏、来势稍缓,给了长歌可趁之机,清影一晃便闪到了别处。

沐辰风的剑招给硬生生断下,人却已欺近音域,扑空之后似是顿了顿,及时后撤绕过长歌布下的圈套落地,如此一放一收,他及时抬手点了点眉心,方才腾起的凌厉杀气消散无踪。

杨伊然对此变化诧异万分,尽管未能占到便宜,好歹是避开了,动一动肩才觉察自己不知何时已冷汗淋漓、粘了满背衣衫,直到音域消弭才拨起清亮的弦音还击。

沐辰风稍有停顿便恢复如初,依傍着高大的云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3)

卧龙风烟(二)


叶榕唯恐据点内拼杀殆尽,急不可耐地召回先锋部队,重新草拟进攻图。

从外看来,卧龙坡据点风平浪静、坚不可摧。

据点高墙内灯火通明,几道工事仍在修复,恶人休养之余轮班将库房围住。十几把机关弩箭、长兵大刀对着,若有人敢出来必成亡魂。

萧凡早早地退回大殿稍事休息,除了铁甲头盔、散了那一头短发,支着汗涔涔的额头显得疲惫不堪,任由一旁的青衣男子给他渗血的肩膀换药。

肩伤不算重,但人员折损厉害。不得不说叶榕和那纯阳道长突然来袭还是颇具威力,他撑了这三个多月已属不易,若再有变故,只得退守日月崖、给极道魔尊们笑话了。

他阖眸沉思,冷不防有人皮靴响亮地踏进来:“督军,库...

【花羊】续断 (02)

02 卧龙风烟(一)


大唐高远庙堂之外、武林中最大的两派势力,当属浩气盟和恶人谷。

浩气盟与恶人谷互斗已久,七星战十恶的故事更是广为流传,即便过去多年仍为各路侠士所津津乐道。

天宝之乱国式微,东西二京京再陷,双方势力握手言和共御外敌,数年战火压下不知多少恩怨。

回纥之乱后一载,暂时平和的局面终又在大局北定后渐渐瓦解。


是年立秋,晚霞红彤。

白龙口本应是江流汇聚晚舟轻的景象,卧龙坡却战事正酣。据点外密布的工事箭塔不停吐着火,四周插着的双斧旗给残阳映得血红,绕城的江水浑浊,几波人在城门内外打得不可开交。

城外高台上,有身披玄龙的大氅、踩着秀金靴的男子来回踱步,金冠...

【花羊】续断(01引)

卷二完结开始lof填土,久等啦,无意外可日更

老规矩副CP只首章打一遍tag注意避雷

长篇,BL,HE
主cp花羊:真·腹黑精分攻花x伪·高冷冰山受羊
副cp:策藏、苍歌;过场客串:花毒


阵营背景,大仁大义不如爱恨情仇多

涉及方士里世界(注意),低魔

正剧,烧脑(注意),节奏慢打斗多发糖极晚,作者为了写得爽毫无人性,入坑需谨慎

 星弈弟子终于写了把本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只道是当局者迷,你能这么翻脸无情,真真是残忍呢。”
“对弈者,所见仅有期望里的盘终,无论手中执黑执白,都需权衡利弊、杀伐决断,绝不会...

lof好久没除草了_(:зゝ∠)_很快就会提着铲子回来的

花毒耽美无料本《乱絮》本宣

它虽然是个无料,还是有宣!

staff:主笔封图题字校对:原po

排版封设宣图:阿蝠

CP20首发,领取方式见宣图,注意年龄限制!

内容40p无料~含五短篇网版(有修正)

cp虽冷还是有爱对不对!姑娘们cp20不要大意的来勾搭吧!感谢阿蝠姑娘的排版和封设

无料印量不会很多,两日连摊各带一半,发完即止(づ ̄ 3 ̄)づ

【花毒】踏青

花毒 燕归泠x苏玥


仲春三月花开盛,每到此时是清明,或天朗气清,或飘着细雨,入目桃红柳绿、遍地是景。

是日下着小雨,雨水打在石砖上、将一条青石路洗得油光发亮。小镇上人不多,来来往往的都打了油纸伞,像在青石上飘动的花,一个擦肩便旋起圈晶莹。

唯有年轻的五毒不怕那打得人骤冷的雨点,半光着脚踩在水里,甩一头湿漉漉的过肩半长发,妖娆身段上缠着的银饰被晃动得互相敲着、叮铃几声穿过街角巷尾霎是悦耳。

街边的茶棚里坐着乌发如瀑、一袭黑裳的万花,远远看他踮起脚尖、伸着手想去够到树上的桃枝,俊俏白净的脸上满是水珠。他轻叹一声,揭了碗盖、摇着头小口啜饮,一抬头,只见五毒少年求而不...

【花羊】寤寐笙歌(05)(完)

李远解甲归田、赖在藏剑山庄作客已不少时日,该知道的分寸自然懂,且他与秦月之交手,多有英雄相惜的意味、彼此也都手下留情,何况通晓花无间的脾气,终是与道长握手言和、未打第三局。

秦月之负剑归来的时候,花无间正背对着他坐在院中的桂树下、石桌旁,手边堆着一堆壳,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前来探望的黎若聊天。

黎若见秦月之来,也不多呆,嘀咕着师叔的名字、摇着头走了。

秦月之望着他坐而雅致的背影,忐忑地站在门边不敢出声。

花无间倒是明眸回盼、面容安然,招手让他过来,待他落座又推了面前的小碟子给他,复递上一双细银筷,和颜悦色道:“尝尝?”

“这是……青蟹?”秦月之见那堆薄壳,勉强认出物种,握着筷子却不知该如...

【花羊】寤寐笙歌(04)

秦月之与花无间相处本就不容易早起,这一觉睡得尤其沉,连什么时候换了衣裳、挪了地方都不知道,醒来的时候手旁垫着药枕,窗外天光大亮、水天一色,墨衫的万花掀帘而入、身后吹进来的风已不再热气腾腾。

花无间趁他熟睡的时候换掉了惹眼的花船,却仍是选择走水路,雇了船家轻舟快桨地在江淮密布的河网里穿梭、直奔杭州而去,秦月之这才知,原来他是去往大名鼎鼎的藏剑山庄,而他似乎是不愿意撞上什么事,拖了这么久才算正式上路。

战事未烧至江南,藏剑山庄依然安居西湖畔,两京一复便筹谋着再办名剑大会、重新振一振创伤低迷的武林。

花无间偕同秦月之姗姗来迟,到西湖的时候已是暮云金秋。

家仆拦路,万花不情不愿地拿出烫金请帖,...

【花羊】寤寐笙歌(03)

江淮水网密布、和风无浪,极适合行船,橹板一摇就是顺水直下、沿淮水绕过方山、直指江宁,任他镇上乱成一团、闹的再凶也不敢追这个方向,不多时只剩绚烂夺目的烟火还在天际上空亮着。

“无间,你进到里面来罢。”秦月之稳稳地坐在船舱里,借着两岸人家的灯火,盯着花无间被夜风吹着翻飞的下摆,几次张了张口,最终只说了这一声。

花无间见他闪烁地避开自己的视线,挑眉看着他的发顶道:“月之可是会摇船?”

秦月之忙摇头,思忖片刻还是为难地道:“你……你离水远一些。”

似乎终于听到了想要听的话,花无间这才轻笑一声放船顺水飘,自己则掀帘坐到他面前来,两指一抬勾起他的下颔,笑道:“月之,在担心我?”

他彼时登台,此刻...

【花羊】寤寐笙歌(02)

花无间引着他绕回驿站取马,这么一闹,是真没心情继续在乡下闲逛。

两人在镇上落脚的时候天已擦黑,入夜的镇子里却处处挂着灯、摆着筵席、一派灯火如昼的热闹。一问才知有钱人家祭祖酬神、还搭了水陆道场,现在入夜礼毕,台子上由就近江宁府城里请来的歌舞伎演着节目,越过底下的一排乐工能瞅见中央如花绽开的拓枝舞。

镇子不小,布置也豪华,可花无间与秦月之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有空房的客栈,甚至连个空椅子都没找到,倒是在灯火阑珊的熙攘人群里走上一走,引了人回头注目。

秦月之多少有些不自在,花无间倒落落大方,见乐工身后的一排案的最边上还有空位,便欣然牵了他的手,穿过或戴了高冠或披了邹纱的非富即贵之人,大方落座。

“...

【花羊】寤寐笙歌(01)

《水月无间》的主cp花羊番外之二

河蟹河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神都洛阳于上元二年春光复,宝应之乱渐息,即便藩镇蠢蠢欲动、陇右岌岌可危,长安却自此太平了两年。

是年立秋刚过、暑气正盛,曾在昆仑的李远造访长安后,花无间也偕同秦月之离开、紧跟着去江淮。两人因酷暑一路缓行倒也轻松惬意,渡江之后暑气渐退,刚见着七月流火时才到江南东道。

日头正毒,蝉声大作,花无间不急着赶路,便拉着秦月之在树荫下的面馆里暂歇,此时着了轻便的衣衫、微微束发,使着筷子在面碗里微动,比起近处的几桌猛扇风擦汗的,显得尤为舒心惬意。

秦月之倒有些为难,已挨着江宁郡,天气没长安那么难耐却...

【花羊】碎忆旧年(04)(完)

(四/4)

天下终安,秦月之先花无间回华山,久候不至便感念念深深,就着清茶、伴着晨雾,开了藏信的盒,一一看过去。


“月之爱鉴:

惠书奉兮,如见故人。

别后月余,殊深驰兮。

暑气渐近,大水易至,汝与纯阳弟子安营切莫伴之,夜勿贪凉触寒。若有不适,速来信告之。

所请之事,务祈垂许。海天在望,不尽依迟。

即颂专此奉复,并祝暑安。

花无间上

灯下

附药囊,携之以驱虫,嗅之可提神”


“月之爱鉴:

展读琅函,喜出望外。

一别累月,思何可支?

吾于枫林见邱逸,孺子安健、聪慧有识。君关切之,独不见君。知君武艺在手,万望收放有度,切莫过力;山高水远,行路...

【花羊】碎忆旧年(03)

(三)

昆仑终年冰封,西昆仑的药园却是背风朝阳,花无间裹着长长的狐裘,束手在园子里观察那一方地里的奇株异草,长发垂垂遮去了冷淡又阴郁的面容,一动不动站得像冰雕,春风药园偏他这一处下了雪。

“叶岚呢?”他忽然开口,仍是未动。

“叶岚去东昆仑啦。”

“叶岚去找李远的麻烦,许先生你最清楚不过。”

他身旁凭空多了两个身影,穿着打扮似有西域的风范,手握的弯刀迎着阳光泛出冷光,正是明教弟子。

“那……”花无间没有看她们,只伸手点了点额头。

“玉虚峰的人还没走,噫,真讨厌。”

“他们指望着说停战呢,许先生。”

花无间未问完就给人抢答了,原来就没多少血色的脸上气色更差,连眉梢都挂上了不悦,顿...

【花羊】碎忆旧年(02)

(二)

“药方不错,字迹也可,只是答得太慢。前段时日疏于功课,于此想必你深有体会。”拿着答纸的万花乌发如瀑,面容沉静又安详,扫过眼前的字迹后将目光投向面前端坐的弟子身上,触到他黯淡的双眸,微微叹息,“你如今,可真知道哪些可为、哪些不可为了?”

少年的花无间已有垂肩墨发、卓绝风姿,只是才在三星望月挨了训,接连几天都打不起精神,听罢师父的问,略一思忖道:“颜师伯曾说,练字如练人,务必收放得体、举重若轻,看似轻巧的几笔几画实则力透纸背,又因张弛有度才呈蛟龙之迹。弟子窥得其道却未行之有道,近日之事累及师父颜面,日后定当牢记。”

万花师父点头,又将他的答案看了一遍,见提笔有峰、收笔点顿,就知他有心...

【花羊】碎忆旧年(01)

《水月无间》主cp花羊的番外之一

 未写入正篇中的小故事们

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“师弟,叫你送给师妹的药,你送过去没?”

天晴,隔着纱门轩窗的走廊上传来师姐的询问声,由远及近,让撑着额头闭目养神的小万花猛然回神,素笔自指尖滑落、在书稿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墨。

“送了。”小万花提了声音答。

“有没有留下照看会儿?”门被打开,师姐踏进来,带进些许热。

“并无。”小万花皱眉撤去那张纸揉作一团,换上副笑脸,“师姐,怎么了?”

“师妹伤了脚,这十来天都不能下地,今个儿一个人呆着呢。”师姐搁下盘子,把刚泡好的茶推到他跟前,“你就这么回来了?不怕回头师妹找你师兄哭鼻子?”

“我有...

【唐毒】因缘(06)(完)

曲玲珑给花无间这么一分析,便也撤了唐无痕的禁,让他以后非得她之令不得擅动,死不死要阿离说了算。

唐无痕谢过曲玲珑,平安过几天后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万花。

阿离看见了,生怕他又刺激到那金贵的病人,慌忙跟过去、藏在角落窥视。

不料,唐无痕用那只异瞳与病榻上的万花对视许久,忽然劈头一句:“请处罚我,命也可以给你。”

万花张了张嘴还没接口,唐无痕神色一敛、额头微低,郑重地道:“请你取出那蛊虫。”生怕万花不答应,竟补了个“求你”。

阿离惊得无以复加,很努力地忍着不动才没让身上的银饰发出声响。

花无间好歹与唐无痕也相处了些时日,此刻的惊讶并不比阿离少,呆了半晌一琢磨,竟是会意后虚弱地笑了:“...

【唐毒】因缘(05)

曲玲珑到底最疼阿离,不到万不得已不想让他太伤心,一面心急火燎帮着黎若寻她治病救人的药材,一面派人追查逃匿的那些反党爪牙,暂时还是留下了唐无痕的命。

曲玲珑的那掌太急太狠,唐无痕又是甘心受罚,一毒掌朝脸上招呼也不避让,除了面具遮去的那小半边脸,其余都给毁了——包括他唯一愿意示人的那只眼睛,还有霄云得到的一切,除了阿离。

阿离一边帮着万花师姐救花无间,一边肩伤未愈就替唐无痕清了毒,还让人赶着造了对称的面具送到唐门那里,并未因他的所作所为而彻底生分。

唐无痕自小被训练、当惯了行尸走肉的杀人工具,相貌如何、生死与否,都没太在意,只是从此要以蓝瞳示人还是多少抗拒,面具搁在桌上也不拿,等着自己鸟尽弓...

【唐毒】因缘(04)

中原人常叹春风几度,年轻的五毒弟子横笛唇边,婉转曲声如黄莺的歌喉,绕过群山、催了花谢花开,伴着霄云在南疆辗转大半年,终于又回了中原腹地。

朝廷争斗从暗到明,谁都不知自己接下的差事是造福一方的良策还是带着目的的催命符。曲玲珑看在眼里,特地命人探来暗阁的消息,默许花无间带人包抄洛道、给霄云的安顿扫清前路。

唐无痕此次未在同行的名单上,只因他刚巧接了唐家堡的指令不得不离开。

没有发箭精准、集火迅速的唐无痕在,阿离总是有点忐忑,还没由来地感到不安,一路上都心神不宁,唉声叹气,巴望着万花早点动手好去扬州汇合。

幸好前路顺畅,洛道那一波交火,唐无痕意外的出现、赶来与他汇合,阿离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。...

【唐毒】因缘(03)

曲玲珑扎根扬州后便无暇再多管阿离,一则霄云意图收拢和精简人员,二来近年唐廷混入了不少搅弄是非之人,别说生意比从前难做,私自佣兵屯粮的事雨后春笋一样冒个不停,明着暗着都有人较劲。

偏偏朝堂有胡人外戚沆瀣一气,天策与神策针锋相对,各门派因江湖纷争忙得焦头烂额,对霄云来说,没有一纸官文或要不来大门大派的请帖与帮手,不少事和人便动不得。

扬州这看似太平的地方鱼龙混杂,箍住了岸口和运河的往来通商,积攒了太多暗道,让霄云的好几次彻查与清缴都无功而返。曲玲珑正欲听之任之、离开扬州,等时机成熟再回头抓点,万花谷却来了回信,说不日将有弟子到扬州来。

回信的是那个做机甲很厉害、捣乱闯祸更厉害的沈朔,当年这个...

【唐毒】因缘(02)

唐门给曲玲珑交出的人即非凡品,唐无痕手法犀利,一柄弩箭在手指东打西、弹无虚发,无论是潜伏伺机还是一击毙命,都做得十分出色,很快就成了曲玲珑倚重的得力部下、填补了她身边致命火力的空缺。

曲玲珑心情甚好,阿离却暗自愁眉。

唐无痕虽常与阿离常结伴出任务,却终日不言,旁人与他寒暄,他大都没有反应,非万不得已绝不说话,即便说了也是低低沉沉言简意赅、只说事不谈人,笔挺站直的身影从来利落,连一丝多余的动作都没有。

唐无痕身上有不少伤口,新的旧的,都好好遮在青墨色的衣服里头,阿离只无意中给他换药瞅见一次,唐无痕便再也不给他机会,连伤了病了都一声不吭,往往要到阿离发现他站不稳、曲玲珑叫停才作罢。

曲玲珑...

【唐毒】因缘(1)

《水月无间》的唐毒番外,有花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离这辈子最大的变数,是在一个毒萝拜访时没能及时躲起来,不仅没躲起来,还去打了招呼。


那时候的曲玲珑和现在并无外貌上的差别,还是那么矮矮的个子、嗓音甜而清脆,一只大个的虫笛被搁在腕上转啊转,走几步手脚上的铃铛就响个不停。

曲玲珑那年回苗疆,不过是想找几个人手为己所用,人选以少年少女为佳,只因她涉足广,此番离开又不知何年才能回来,少年少女又是最容易养熟的。

如此一来,听着她手足铃响,不愿意的年轻人就都早早躲了起来,尤其是知道曲玲珑漂亮小萝莉的外表下其实是个不知年龄的老妖婆,就更避之千里而不及。...

1 / 4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