啥都不会爬墙光速
WBid:青青子衿奉孝之心

cp23仍会出摊,但非本人坐摊,有的本已完售不补

wb车站被暂时吊销了营业执照,感谢jb(呵)

lof只作存文用,实时更新请移步jj,不要对咸鱼有太大期待


蓝光剑仙生快~

【花羊】像韵(下)(完)

久等啦~无料本都有怎么会坑呢233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师叔僵在当场,而后接二连三冲进来几名万花弟子,见状纷纷倒抽一口冷气,急忙将对坐的二人团团围住。

“师父,他们果然在这里!”

“快来,林道长找到了。”

“颜华,你要作什么?!把刀放下!”

“小师叔,你快夺了他的刀啊!”

颜华飞快地扫了他们一眼,对一声声惊怒的质问置若罔闻,凑近受惊而不知所措的林明煜,小声把未尽之言说完:“……在下姓颜名华,颜丹鬓绿、咫尺韶华,林道长幸会。”

他说着朝他眨了眨眼,手中的小刀便凑近碗里的面点,尚未动手便给人夺了去。小师叔上前隔开他们,有弟子匆匆上楼高声禀报:

“师父,水潭边...

lof首页推荐显示太随意用不惯,主存文就不fo了,也清了一部分fo,有事可以wb留言(上的不多)or qq找

#CP22##摊宣#简单粗暴的摊宣,占tag致歉
摊位名:青青子衿;摊位号:乙N11~12; @Comicup魔都囧猫娘  
Day1 Day2双日参展;大量无料可领(详见p3)(领取方式详见cpp)
CPP主页:http://www.allcpp.cn/c/8015.do
剑三/yys相关/九州/守望先锋/无料相关
欢迎来玩(づ ̄ 3 ̄)づ❤

【花羊】像韵(中)

上回我们说到胖道长九转了死宅的手办(x)

根本没有码都不需要掉,急在线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、你说你是什么?”颜华霎时震住,不敢置信地问。

“我……我是……” 夜风带着流瀑的寒意吹进露台,林明煜最后一点儿酒劲散尽霎时说不下去,再张口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万花的模样林明煜是记得的,这个五官精致、举止文雅却只来得及束了半边长发的万花曾在茶园向师伯赔礼,席间谈吐虽恭敬却没什么兴致,那双剪水之眸分明带了点不耐,手里的茶杯被数度拿起又放下、好似一百二十万分不愿留下却不得不待着。

林明煜看了如此几眼就记忆深刻,还本能觉得他不好相处,带着弄坏人雕像的愧疚,...

【花羊】像韵(上)

短篇,bl

颜华x林明煜

死宅花x胖道长的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暮春四月时,寒山残雪烬。

花谷又一年暮春,搁在千丈岩壁之外是荼蘼落英之景,唯此处花开不败、日日迭新,流泉飞瀑自山崖流淌至谷底,水声潺潺不绝于耳。

是日细雨,枝头一经洗涤尤绿,有门内小弟子踩着欢快的步调掠过沾了雨水的低矮灌木,系在袖口的带子霎时带起一串水珠。

万花弟子着黑,在一片花开或苍翠间行走反倒惹眼,且这小个子从后舍到前屋已跑了好几趟,来来回回乐此不疲,即便雾雨蒙蒙也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“颜师兄,小师叔叫你快点儿过去,他在茶园等你。”

“师兄师兄,你再不去小师叔要生气啦。”

“小师叔真...

因为某个众所周知的原因,青山暂停更新_(:з」∠)_

【花羊】青山不慕(01)

新篇先lof挖个坑

更新在jj,pc地址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3382285

手机版可app搜不会贴(x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能是长篇,BL,HE

花羊CP:离经万花苏澈苏槐序x剑宗纯阳荀珽荀子卿

苏槐序的医馆藏于青山峡谷,偶尔医人,多时闲云野鹤听一听江湖风声
荀子卿那时候不叫“荀封剑”,现在也没所谓叫什么,逃不出因果便此安

日常为主,填坑不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01)序章

“山,宣也。谓能宣散气、生万物也,有石而高。”

传说山有神灵则生巨木,盘根错节青葱千里。山南、淮南间有群山,常烟...

经错拍的姑娘提醒发现盗版,请买本姑娘提高警惕!茉莉花茶工作室为唯一代理,请勿购买盗版盗印!


【首发场贩】:直参CP21   DAY1day2   @Comicup魔都囧猫娘 
【摊位】:秦剑古风专区【青青子衿】【摊位号】:C12
【预售时间】2017年12月02日20点~2017年12月24点(预售结束后一周陆续发货,通贩暂定2018年1月1日开启)
【预售地址】: 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38n.10678284.0.0.26b650a7S6nIze&id=562060909128
【预售价格】:95/套【其余周边可加购,不可单独购买,特典非贩售】(微博有抽奖活动哦)
【本信息】

 偷跑个封

转载自:4IIIITong

【策藏】《一枝圆》预售链接

春衫著破:


剑网三策藏 同人志《一枝圆》预售

这是个战线拉得很长的短篇集,是一个在微博被屏蔽了无数次的本宣……

后来我才知道,我之所以每次抽奖都被屏蔽,是因为我从不备案

这么神奇的嘛,老年咸鱼惊叹道。


确定首发直参CP21@Comicup魔都囧猫娘 DAY1 DAY2  

终于圆了我带本子去展子的心愿。

第一天我在的,因为要求扫本子所以可能不是全天都在,欢迎小可爱找我玩!

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会有小料——做小料也想了很久了,希望这次能实现。


微博有抽奖▷ 戳我!!!


【预售时间】2017...

鸡丝糯米兔:

依旧是给奉孝太太的图(ノ・ω・)ノ゙

贴完这张就去咸鱼一阵子歇个腰颈(ノ・ω・)ノ゙小天使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给我留言(ノ・ω・)ノ゙

 转世的俩少年~棒棒哒~

鸡丝糯米兔:

江言x沐辰风

因为是给作者太太的插图所以暂时不能放无码全版高清,就凑合看吧w

【花羊】续断(75)(完结)

终章·未尽之缘

是年华山大雪,雪后初霁,从观日峰顶远望可见日照晴空、万里层云如海。厚雪之下红梅正盛,似点点胭脂缀于洁白棉絮,夹在忍冬的青松翠柏间,从山顶一路开至幽谷。

“还差一点,一点点……”有小道长立于竹林偏僻的角落,双手结印、夹了张符纸点向一处残碑给自己打气,吞吐的白雾后是憋得微红的小圆脸,清晨的薄霞映得他十六七岁的相貌煞是可爱。

他身旁有个年龄相仿的小道士,纯阳宫蓝白相间的成人道袍套在身上略有宽松,上戴高冠则显得人更小一些,肤白似雪,眉目如刻,冷冷清清立在师兄边上不发一言。

拿符的小道长将咒语来回念了几遍,一声低喝,那符纸迎风一飘竟燃了个干净。他瞪着那符灰飘落,顿时...

【花羊】续断(74)

浮灯彼岸(下)

“辰风?!”江言惊起,下意识伸手去触碰他。

“我并无大碍,这是下山时遇上拦路之人动了手,这才沾上了他们的血。”沐辰风忙应他,与他伸来的手交握,缓缓将脸靠上他已至嶙峋的肩,平静地道,“你看不到我了,也闻不见我身上的血味了……江言……”

万花良久未动,末了安抚似地触碰他的颈项,安慰道:“只是看不清晰,并未致盲……我不会认不出你的,辰风。”

“好。”沐辰风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他那沉如寒潭的漂亮眼睛已看不见他,清冽的嗓音开始沙哑,往后还会不记得他,再往后会如那老道所说错乱疯癫,随着日月更迭一步步迈入消亡。

他与他,终是一场绚烂的烟花。

奈何他再沉默,万花却首先回过神来,忽而...

【花羊】续断(73)

浮灯彼岸(中)

苏玥一路马不停蹄赶来,查看完毕确认帮不上什么忙,坐了会儿便熟门熟路钻到燕归泠那儿休息去了。

燕归泠再请了师兄来扎了几针毒,江言即便在睡梦里也稍显得好些,起码白如纸的唇色看起来没那么凄惨,眼窝处的青白也略微缓和,只是仍旧未醒。

沐辰风将两名万花弟子送至院门,便远远见着有轮椅行来,前面跑着一个矮小的身影、举着双手朝他奔过来:

“沐道长,这个给你。”花萝梳好的及肩短发跑得有些凌乱,黑色的小鞋子上还沾了点尘土,红着眼捧着不知道哪里采来的、有些恹恹的粉瓣花束凑到他跟前,“师父说,沐道长照顾师兄……辛苦。”

沐辰风方才朝门栏处行礼,未及开口,何袅袅已将花束塞在他手里,再乖乖绕开他...

【花羊】续断(72)

浮灯彼岸(上)

沐辰风接到曹煜的来信时谷里才下过一夜雨,树叶新色亮眼,泉水奔流不歇,落英顺水而下一路点缀成粉。

叶榕的人和叶榕一样,送函送得不拘小节,居然是呈上拜帖至万花谷,来访时顺手塞给他。好在藏剑山庄家底殷实、资产丰厚,靠给各大门派一起送礼还能如此大摇大摆。

密函不过一封火漆信,字迹自然是曹煜的,告诫他险境环生需速避,又附了一行,道是遣唐使的船不可明着拦截,作祟搜刮的东瀛暗线分由几处被剪断了。

沐辰风阅毕便将其投入火盆烧尽,态度从容地似闻所未闻。

晚些时候又有人来送货,这次是个跑腿的伙计、由袅袅带着进来,用围脖的汗巾擦了擦满头汗,再三问清楚他的姓名,而后将一个软白锦缎的盒子小心地...

【花羊】续断(71)

策马江山

(本章主线+策藏)

新年年节刚过,浩气盟得白龙口防守的空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已成半座空城的卧龙坡,而后挥军直上进犯日月崖。

萧凡姗姗来迟的时候日月崖起了火,他早撤了不少人,启动暗中布下的箭塔防御工事,再传令去西南各点搬救兵,拖了曹煜又一个月后,干脆冷哼一声就改道马嵬驿去了。

而日月崖崖主云瑾,既沾了背谷回护浩气剑客的魔尊那档是非,还被曹煜碾到了家门口,果断没有再出现。

云瑾送人归谷趁机溜走的时候萧凡也有派人跟着,挨不住狡猾的秀爷乔装后取道无人敢进的药王阁,就这么追丢人后再也难觅踪迹。是自此脱离恶人遁逃,还是数年后换个身份卷土重来,对这个做惯了间谍的七秀来说并不算难。...

【双花】【万花内销】清夜游-乘月待晓

BL年上

小学生文笔傻白甜


长夏持续了很久,热辣难当的天气整日艳阳高照,花海的树荫下都鲜有人在。索性这日傍晚下起了小雨,暑气虽褪了不少,万花谷这月的十五夜游准备也宣告中断,弟子们放下手边的活计,三三两两地寻地方暂避。

孙玉成出门迟,走到半路才觉乌云密布,不一会儿便给当头冷雨当头浇透。待他紧赶慢赶终于挤到师弟们避雨的轩室,那阵雨又恰巧停了,可他身上的紫衫墨裳已给淋湿了大半,雨水顺着发后藤紫色的逍遥巾往下淌,落在脚下染了一圈水渍。

同门刚发现他的到来便围了上来,亭子里的师兄师姐们正闲聊,见他来也远远地朝他招呼:

“孙师弟,你总算来啦?”

“孙师弟,酒筹做好啦?还有没有别...

【花羊】续断(70)

晴昼春既晓(三)

扬起的尘土落下重给那些断木盖了一层,即便两人退得快也给沾了不少。沐辰风轻咳几声低头,那双银绣纹的白靴子已没了原本的颜色,衣裳下摆也尽是灰。

江言扇了扇袖子多少有些不悦,凤眸低垂沿着那道灰痕看过去,只见一个小小的金属圆球卡在杂物堆里、灰扑扑得看不出是金是银。

沐辰风顺着他目光也见到了那圆球,他极少见到江言因什么而怔住,不禁怪道,“那是何物?”

“香囊。”江言不假思索地回答,复披了衣裳走过去,自木屑里捡起一根细链。

链子的尽头拴着那金属小球,才被提起便抖落了一身灰泥、露出雕纹镂空的模样,原本光洁的表面早已发黑,里头装着小块的香料残渣,因那链子晃动而簌簌掉出球外。

江言...

【花羊】续断(69)

晴昼春既晓(二)

万花谷山门流瀑下的池边石上果真是有一只千年龙龟,几日后江言同沐辰风去药房,还特地绕路前去观瞻。道长远远瞥见便不肯挪步,虽面上未有不快,可脚尖一转竟是原路回去了。

江言笑归笑,药也不去拿,忙不迭追上人还赔了很久的不是。

第二日,药便由何袅袅送到院子里来。

小花萝嘟着嘴提着药包推门而入,径直路过内堂凝神打坐的沐辰风,闷闷不乐地踮着脚尖把东西推到桌上,再在边上搁上个药瓶,走到院中又想起什么折了回来,扯了扯小黑裙子,一本正经地道:

“药材需事先浸泡过水,取泉水每日二煎。头煎时三碗水熬成一碗水,二煎时四碗水成一碗,两煎混合后取平均,药汁混太华露放凉,需得避开日头小心存着,早晚...

【花羊】续断(68)

晴昼春既晓(一)

青岩万花落于绝壁环抱之中,凌云梯乃是唯一出入谷的途径,站在无人的云锦台上可见脚下的空山幽谷云烟袅袅。

两人下到谷内这天晨光尚早,日光斑驳树影横斜,石道边已开了数丛花,穿过鸟鸣声声的逍遥林便可望见落星湖上的简单居舍,还有粼粼波光后的姹紫嫣红。

江言数年来没有真正回过谷,沐辰风除了得令也很少来,彼此携手在落星湖畔站了会儿,面朝这一谷避世桃源各有各的感慨。只是江言这般重回故里满眼眷恋,沐辰风看了会儿却不由自主地去看身旁的万花,再在江言回眸时自然地摇头。

江言带他踩上湖中亭,折了段粗枝在手,熟门熟路地在一处土里掘出一个锦盒,抖落上面的灰土再开,一本记录对局的棋谱赫然在目。...

【花羊】续断(67)

莫问青衣

上元节后开市、十七落灯,冬去。

年前皇城就进了刺客,可年节到底是年节,明面上的有事也就是些平日互相不对付的官僚宅邸失窃、偶有打斗,只要正主不出事、来犯未被抓,护卫零星受伤之类,报上去也是个斗殴私了的小案子。

大部分遣唐使规规矩矩,奉国书往来算是有礼有节,占了东瀛来唐在朝的大半。江湖上一刀流在中原作乱多年,纵使加上近年暗度陈仓的阴阳师,再闹也不敢明着闹大,暗袭不得手便缩着等援。

江言不急着城门一开就动身,眼下年节才过、人们忙着上工,阵营暂动不起手,刺客起不了浪,西京仍是安全。等雨水一到,淅淅沥沥洗刷去冬日的萧索,两人忽然退了客舍,租了车马,避开京畿道直通秦岭的通路,偏过了西市从...

【花羊】续断(66)

繁花夜未央(九)

江言曾到长安数次,即便隔了年岁与几次战火,灯市还是那个能映出盛世繁华、可无拘无束肆意狂欢的希望之所,而哪里扎花灯别致、哪家汤饼好吃他几乎了如指掌,每每停下都能购得好物。

沐辰风纵然儿时期待这种场面,眼下这般趴在人身上逛天街还是会不自然,尤其是拿着孩子们喜欢的面具和糖人更是觉得烫手。好在月色朦胧灯火陆离,在这里谁也认不出谁,呼出的白雾后是另一个欢闹祥和的世界,让他光看着就觉得美好如斯。

江言觉他神情松懈着埋头不语,不禁偏过头问:“怎么?逛累了?”

“没有。”背人的人倒替他担心,沐辰风无奈地轻声回他,靠在他肩上晃了晃脑袋,举起燃尽的烟火棒到他鼻尖前摇了摇,“你可歇一下了。...

【花羊】续断(65)

繁花夜未央(八)

江言的微笑映在远照而来的灯火里显得有些模糊,点了下指尖,即刻转身道:“待在这里等我回来。”

沐辰风尚未开口,万花已笑着离开、去到那人声鼎沸的天街,他便叹了口气,立在桥头凭栏而望,看着灯辉江景生出些许不真实的感觉来。

商会既下了血本,花灯的款式式样便格外新颖,近看较往年也大的多。沿河两岸每隔几步就有一个烟花座,舞龙舞狮队穿插而去,搭好的舞台上有节庆舞者连袖蹁跹,锣鼓声声似要敲出一个太平年。

“沐道长。”有女声婉转盈耳、在他背后响起。

沐辰风身形一顿,缓缓转身,只见有生得丰满有韵的苗族女子银饰叮铃地撑了绣伞站在那儿,大半脸孔都藏在伞下的阴影里。

他匆匆一观,自她敞开的...

【花羊】续断(64)

繁花夜未央(七)

这日的元夕灯会十分热闹,帝京将一连三日撤除宵禁,万灯明、千户开,两岸楼阁上每一层都点了红灯,映在水里成了另一个颠倒的盛京。

两人下到灯市里,立刻便给人山灯海包围。

“今年的灯会,可不比我年轻时候。我记得有一年长安正月灯会,当时有个姓李的公子,玉树临风、语惊四座啊!咳咳,转眼啊,我也老了。”有老人牵着老伴在灯下喟叹。

“你知足吧,今年的灯市是不如那年恢弘。可是当年同我一起赏灯的人,如今不知在何处了。”路过腆着肚子的中年人如是说。

半大孩子提着灯匆匆而过:“桥头在哪儿?麻烦让让!和姐姐走散了,我要去桥头等她。”

“说好一起来灯市,这都什么时辰了,阿墨哥哥怎么还没到?”...

1 / 7

© 奉孝之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